花娃娃是头犟驴

世间浪一遭的小野花,难以寻觅影踪,难以得见盛开的清和,难以拥有久长的相伴。没有酒量的酒拉拉,酒后的话都是真心话。浑身是病的泥娃娃,久病成医仍向死而生。爱拍照的笑妮子,遇不见爱人也要留住当下的美。敏感到可以秒湿的欲女子,看着A片悠哉哉地吃早餐。寻找爸爸的傻孩子,早已知道没有人会把你当作他的骄傲。

拒绝成长的心理,风尘熟透的欲望,天真淳朴的容颜,药物维持的身体。

噢耶,天气预报天天有的雷阵雨这会终于下过来了!睡莲没有光照是不是开不开?
妥妥被虐的感觉。其实全都是自己挠的。把那些蚊子可是喂美了。

又可以拍拍拍啦

很久之前他就问过我能不能拍照,那时因为距离太遥远。好在现在近啦。期待今天的约拍。

2016年度第二次剪发,这次直接告别长发。

愿美如美,留真唯真。

绝地花开

   没有办法预料,以事实铺陈的悲剧记叙能打动几人。

   没有办法阻止,反复撕开结痂的伤疤饮血而泣的行为。

   很难否认,痛苦是本性里追逐的黑,以此来供养自身的恶。

   愿你终能嗜血而笑,将所有的苦难感受植入身躯变成美,招摇过市。


花在这里等你。


趁热打铁,开了微信公众平台。还没想好要写什么,但是请耐心等待。或者,请你来告诉我,你想看什么。

©花娃娃是头犟驴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