花娃娃是头犟驴

世间浪一遭的小野花,难以寻觅影踪,难以得见盛开的清和,难以拥有久长的相伴。没有酒量的酒拉拉,酒后的话都是真心话。浑身是病的泥娃娃,久病成医仍向死而生。爱拍照的笑妮子,遇不见爱人也要留住当下的美。敏感到可以秒湿的欲女子,看着A片悠哉哉地吃早餐。寻找爸爸的傻孩子,早已知道没有人会把你当作他的骄傲。

时常问自己,是怎样的选择,一步步走到今天这个境地?

这个单位里从来有什么变动,都不会征求本人意见,都是直接就下达命令。

也许,你不被人尊重,是因为没有资本。

不论从人情还是从能力。

呵呵了也是。

现在才觉得,毕业回去,真的是个错误。

我想改变,我想纠正,我不想一直都做案板上的鱼肉。


昨晚买了火车票,刚才又退掉了。我也不知道这半年到底让铁路部门赚了我多少的退票费。

本来,这周,想在杭州再浪一回。

重要的是见李小小。

太喜欢和他在一起的感觉了。自然而然地不紧张,也不用去刻意迎合讨好。关键他待我很温柔,有一种被人宠的初恋感觉。

诚然去五星级的场所消费是一个感觉,但能选择的话,我还是希望选李小小这样的,他能满足你小小的愿望,在你半夜咳嗽的时候给你拍背搂住你,给你剥虾,是一种烟火气的交往。

可惜,应该,就只能这样,再也不见了。

闺蜜在比利时的买房合同终于签了,好替她高兴。

这样,虽然一个人,好歹,也算是有自己的家了嘛。

难得冒出点太阳,心情也好舒服。

今年的桂花被雨打得基本都残了。

如果没有分手,昨天本该是婚礼一周年的纪念日。

不过如果结婚了,今年我也完全不可能浪在江南的了。

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关上一扇门,打开另一扇门?

好期待这个周六有朋友带我去吃吃吃。

自从知道自己胖了超级多后,彻底自暴自弃的没管住嘴。

等回去再说吧。

回去就没这么多好吃的了。

不开心,哈哈哈。

浪在江南的轻松日子就要结束,又要回到那个落后、闭塞、压抑的小地方,去做麻木的行尸走肉。

我不想回去,却又无处可去。

过去的选择,是错误吗?

文理分科。

大学毕业的就业。

辞职换工作。

结果今天,并不是我想要的生活。

不要说男人,就连想要的感情都没有可以长久的。

难过。

腰椎间盘突出又犯了,果然应了那句话,每次再犯,都会比之前的情况更糟糕更严重。哎。

绝望的疯狂

其实一直都是一个挺不自信的人,甚至可以说,很自卑。天晓得,这几十年过去,如何留得几个真心待我的朋友在生活的圈子。也不知道大四培训讲师的双选会时,又是什么力量能让我在台上竞争的闪闪发光。

因为缺少吧,所以在不同的男人那里搜集需要的点滴。敏感的不仅仅是身体,因为声音,因为一个动作,因为一句话,都可能让我捕捉到我要靠近某个男人的理由。

太贪心了。想要的太多,而又并非一个男人身上都可以得到。最简单的衡量标准,也许就是,跟谁睡舒服了,就舍不得。

也许,跟前任们在床上也一样是绝望的,而并非爱情。潜意识里总觉得下一秒感情就到了尽头,会被遗弃,所以,每一次缠绵,真的都是抵死的那种。

这种病态的绝望,被...

拒绝成长的心理,风尘熟透的欲望,天真淳朴的容颜,药物维持的身体。

噢耶,天气预报天天有的雷阵雨这会终于下过来了!睡莲没有光照是不是开不开?
©花娃娃是头犟驴 | Powered by LOFTER